Histopia 삼국유사Home으로
today : 65   total : 139849  통계보기
三國遺事卷第一
紀異 第一 上
古朝鮮 원문국역문
魏滿朝鮮 원문국역문
馬韓 원문국역문
二府 원문국역문
七十二國 원문국역문
樂浪國 원문국역문
北帶方 원문국역문
南帶方 원문국역문
靺鞨 渤海 원문국역문
伊西國 원문국역문
五伽耶 원문국역문
北扶餘 원문국역문
東扶餘 원문국역문
高句麗 원문국역문
卞韓 百濟 원문국역문
辰韓 원문국역문
又四節遊宅 원문국역문
新羅始祖 赫居世王 원문국역문
第二南解王 원문국역문
第三弩禮王 원문국역문
第四脫解王 원문국역문
金閼智 脫解王代 원문국역문
延烏郎 細烏女 원문국역문
未鄒王 竹葉軍 원문국역문
奈勿王 金堤上 원문국역문
第十八實聖王 원문국역문
射琴匣 원문국역문
智哲老王 원문국역문
眞興王 원문국역문
桃花女 鼻荊郞 원문국역문
天賜玉帶 원문국역문
善德王知幾三事 원문국역문
眞德王 원문국역문
金庾信 원문국역문
太宗春秋公 원문국역문
長春郎 罷郎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二
紀異 第二 下
文虎王法敏 원문국역문
萬波息笛 원문국역문
孝昭王代 竹旨郞 원문국역문
聖德王 원문국역문
水路夫人 원문국역문
孝成王 원문국역문
景德王 忠談師 表訓大德 원문국역문
惠恭王 원문국역문
元聖大王 원문국역문
早雪 원문국역문
興德王 鸚 원문국역문
神武大王 閻長 弓巴 원문국역문
四十八景文大王 원문국역문
處容郎 望海寺 원문국역문
眞聖女大王 居陁知 원문국역문
孝恭王 원문국역문
景明王 원문국역문
景哀王 원문국역문
金傅大王 원문국역문
南扶餘 前百濟 北扶餘已見上 원문국역문
武王 원문국역문
後百濟 甄萱 원문국역문
駕洛國記 원문국역문
居登王 원문국역문
麻品王 원문국역문
居叱彌王 원문국역문
伊尸品王 원문국역문
坐知王 원문국역문
吹希王 원문국역문
銍知王 원문국역문
鉗知王 원문국역문
仇衡王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三
興法第三
順道肇麗 원문국역문
難陁闢濟 원문국역문
阿道基羅 원문국역문
原宗興法 厭髑滅身 원문국역문
法王禁殺 원문국역문
寶藏奉老 普德移庵 원문국역문
東京興輪寺金堂十聖 원문국역문
塔像第四
迦葉佛宴坐石 원문국역문
遼東城育王塔 원문국역문
金官城婆娑石塔 원문국역문
高麗靈塔寺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九層塔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鐘 芬皇寺藥師 奉德寺鍾 원문국역문
靈妙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四佛山 掘佛山 萬佛山 원문국역문
生義寺石彌勒 원문국역문
興輪寺壁畵普賢 원문국역문
三所觀音 衆生寺 원문국역문
栢栗寺 원문국역문
敏藏寺 원문국역문
前後所將舍利 원문국역문
彌勒仙花 未尸郎 眞慈師 원문국역문
南白月二聖 努肹夫得 怛怛朴朴 원문국역문
芬皇寺千手大悲 盲兒得眼 원문국역문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원문국역문
魚山佛影 원문국역문
臺山五萬眞身 원문국역문
溟州五臺山寶叱徒太子傳記 원문국역문
臺山月精寺五類聖衆 원문국역문
南月山 원문국역문
天龍寺 원문국역문
鍪藏寺彌陁殿 원문국역문
伯嚴寺石塔舍利 원문국역문
靈鷲寺 원문국역문
有德寺 원문국역문
五臺山文殊寺石塔記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四
義解 第五
圓光西學 원문국역문
寶壤梨木 원문국역문
良志使錫 원문국역문
歸竺諸師 원문국역문
二惠同塵 원문국역문
慈藏定律 원문국역문
元曉不覊 원문국역문
義湘傳敎 원문국역문
虫也福不言 원문국역문
眞表傳簡 원문국역문
關東楓岳鉢淵藪石記 원문국역문
勝詮髑髏 원문국역문
心地繼祖 원문국역문
賢瑜珈 海華嚴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五
神咒 第六
密本摧邪 원문국역문
惠通降龍 원문국역문
明朗神印 원문국역문
感通 第七
仙桃聖母隨喜佛事 원문국역문
郁面婢念佛西昇 원문국역문
廣德 嚴莊 원문국역문
憬興遇聖 원문국역문
眞身受供 원문국역문
月明師兜率歌 원문국역문
善律還生 원문국역문
金現感虎 원문국역문
融天師彗星歌 眞平王代 원문국역문
正秀師救氷女 원문국역문
避隱 第八
朗智乘雲 普賢樹 원문국역문
緣會逃名 文殊岾 원문국역문
惠現求靜 원문국역문
信忠掛冠 원문국역문
包山二聖 원문국역문
永才遇賊 원문국역문
勿稽子 원문국역문
迎如師 원문국역문
布川山 五比丘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念佛師 원문국역문
孝善 第九
眞定師孝善雙美 원문국역문
大城孝二世父母 神文代 원문국역문
向得舍知割股供親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孫順埋兒 興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貧女養母 원문국역문
跋文 원문국역문
개요
목록 원문국역문
해제
범례
home三國遺事 卷第三塔像 第四 >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first prev next last
원문국역문 국역원문비교보기
http://www.histopia.net/url.php?ID=yusa_04_019 ::: URL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昔, <義湘法師>始自<唐>來還, 聞大悲眞身住此海邊窟內, 故因名<洛山>, 盖<西域><寶陁洛伽山>, 此云<小白華>, 乃白衣大士眞身住處, 故借此名之.
齋戒七日, 浮座具晨水上, 龍天八部侍從, 引入崛內.
叅禮空中, 出水精念珠一貫給之, <湘>領受而退.
東海龍亦獻如意寶珠一顆.
師捧出, 更齋七日, 乃見眞容, 謂曰: “於座上山頂雙竹湧生, 當其地作殿宜矣” .
師聞之出崛, 果有竹從地湧出.
乃作金堂, 塑像而安之, 圓容麗質, 儼若天生; 其竹還沒, 方知正是眞身住也, 因名其寺曰<洛山>.
師以所受二珠, 鎭安于聖殿而去.
後有<元曉法師>, 繼踵而來, 欲求瞻禮.
初, 至於南郊水田中, 有一白衣女人刈稻, 師戱請其禾, 女以稻荒戱答之.
又行至橋下, 一女洗月水帛, 師乞水, 女酌其穢水獻之, 師覆棄之, 更酌天水而飮之.
時, 野中松上有一靑鳥, 呼曰 “休醍□和尙!” , 忽隱不現, 其松下有一隻脫鞋.
師旣到寺, 觀音座下又有前所見脫鞋一隻, 方知前所遇聖女乃眞身也.
故, 時人謂之<觀音松>.
師欲入聖崛, 更覩眞容, 風浪大作, 不得入而去.
後有<崛山祖師><梵日>, <太和>年中入<唐>, 到<明州><開國寺>, 有一沙彌截左耳, 在衆僧之末, 與師言曰: “吾亦鄕人也.
家在<溟州>界<翼嶺縣><德耆坊>, 師他日若還本國, 須成吾舍” .
旣而遍遊叢席, 得法於鹽官[事具在《本傳》], 以<會昌>七年丁卯還國, 先創<崛山寺>而傳敎.
<大中>十二年戊寅二月十五日, 夜夢昔所見沙彌到窗下, 曰: “昔在<明州><開國寺>, 與師有約, 旣蒙見諾, 何其晩也?” 祖師驚覺, 押數十人, 到<翼嶺境>, 尋訪其居, 有一女居<洛山>下村, 問其名, 曰<德耆>.
女有一子年才八歲, 常出遊於村南石橋邊, 告其母曰: “吾所與遊者, 有金色童子” .
母以告于師, 師驚喜, 與其子尋所遊橋下, 水中有一石佛舁出之, 截左耳, 類前所見沙彌, 卽正趣菩薩之像也.
乃作簡子, 卜其營構之地, <洛山>上方吉.
乃作殿三間安其像.
[古本載<梵日>事在前, <湘> <曉>二師在後, 然按<湘> <曉>二師▩□於<高宗>之代, <梵日>在於<會昌>之後, 相去一百七十餘歲. 故今前却而編次之. 或云, <梵日>爲<湘>之門人, 謬妄也.]
後百餘年, 野火連延到此山, 唯二聖殿獨免其災, 餘皆煨燼.
及<西山>大兵已來, 癸丑甲寅年間, 二聖眞容及二寶珠, 移入<襄州城>, 大兵來攻甚急, 城將陷時, 住持禪師<阿行>[古名<希玄>]以銀合盛二珠, 佩持將逃逸, 寺奴名<乞升>奪取, 深埋於地, 誓曰: “我若不免死於兵, 則二寶珠終不現於人間, 人無知者.
我若不死, 當奉二寶獻於邦家矣” .
甲寅十月二十二日城陷, <阿行>不免而乞升獲免.
兵退後掘出, 納於<溟州>道監倉使.
時, 郎中<李祿綏>爲監倉使, 受而藏於監倉庫中, 每交代傳受.
至戊午十月, 本業老宿<祗林寺>住持大禪師<覺猷>奏曰: “<洛山>三珠, 國家神寶, <襄州城>陷時, 寺奴乞升埋於城中, 兵退, 取納監倉使, 藏在<溟州>營庫中.
今<溟州城>殆不能守矣, 宜輸安御府” .
主上允可.
發<夜別抄>十人, 率乞升, 取於<溟州城>, 入安於內府, 時使介十人各賜銀一斤 米五石.
昔, <新羅>爲京師時, 有<世逵寺>[今<興敎寺>也]之莊舍, 在<溟州><▩李郡>[按《地理志》, <溟州>無<▩李郡>, 唯有<▩城郡>, 本<▩生郡>, 今<寧越>.
又<牛首州>領縣有<▩靈郡>, 本<▩已郡>, 今<剛州>.
<牛首州>今<春州>, 今言<▩李郡>, 未知孰是]
, 本寺遺僧<調信>爲知莊.
<信>到莊, 上悅□守<金昕>公之女, 惑之深, 屢就<洛山>大悲前, 潛祈得幸, 方數年間, 其女已有配矣.
又往堂前怨大悲之不遂己, 哀泣至日暮, 情思倦憊, 俄成假寢, 忽夢<金氏>娘, 容豫入門, 粲然啓齒而謂曰: “兒早識上人於半面, 心乎愛矣, 未嘗暫忘, 迫於父母之命, 强從人矣.
今願爲同穴之友, 故來爾” .
<信>乃顚喜, 同歸鄕里, 計活四十餘霜, 有兒息五, 家徒四壁, 藜藿不給, 遂乃落魄扶攜, 糊其口於四方.
如是十年, 周流草野, 懸鶉百結, 亦不掩體.
適過<溟州><蟹縣>嶺, 大兒十五歲者忽餧死, 痛哭收瘞於道, 從率餘四口, 到<羽曲縣>[今<羽縣>也], 結茅於路傍而舍.
夫婦老且病, 飢不能興, 十歲女兒巡乞, 乃爲里獒所噬, 號痛臥於前.
父母爲之歔欷, 泣下數行, 婦乃□澁拭涕, 倉卒而語曰: “予之始遇君也, 色美年芳, 衣袴稠鮮, 一味之甘, 得與子分之, 數尺之煖, 得與子共之, 出處五十年, 情鍾莫逆, 恩愛綢繆, 可謂厚緣.
自比年來, 衰病日益深, 飢寒日益迫, 傍舍壺漿, 人不容乞, 千門之恥, 重似丘山.
兒寒兒飢, 未遑計補, 何暇有愛悅夫婦之心哉, 紅顔巧笑, 草上之露, 約束芝蘭, 柳絮飄風.
君有我而爲累, 我爲君而足憂, 細思昔日之歡, 適爲憂患所階.
君乎予乎, 奚至此極, 與其衆鳥之同餧, 焉知隻鸞之有鏡, 寒棄炎附, 情所不堪, 然而行止非人, 離合有數, 請從此辭” .
<信>聞之大喜, 各分二兒將行, 女曰: “我向桑梓, 君其南矣” .
方分手進途而形開, 殘燈翳吐, 夜色將闌.
及旦鬚髮盡白, 惘惘然殊無人世意, 已厭勞生, 如飫百年苦, 貪染之心, 洒然氷釋.
於是, 慚對聖容, 懺滌無已.
歸撥<蟹峴>所埋兒, 乃石彌勒也.
灌洗奉安于隣寺, 還京師, 免莊任, 傾私財, 創<淨土寺>, 懃修白業, 後莫知所終.
議曰: 讀此《傳》, 掩卷而追繹之, 何必<信師>之夢爲然! 今皆知其人世之爲樂, 欣欣然役役然, 特未覺爾.
乃作詞誡之曰: “快滴須臾意已閑, 暗從愁裏老蒼顔.
不須更待黃粱熟, 方悟勞生一夢間.
治身臧否先誠意,鰥夢蛾眉賊夢藏.
何以秋來淸夜夢, 時時合眼到淸凉.

digitized by jikji. HiSTOPIA™
도움말
오류신고
Top으로
Copyright ⓒ 2008-2019 HISTOPIA™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ungjee J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