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pia 삼국유사Home으로
today : 3   total : 137994  통계보기
三國遺事卷第一
紀異 第一 上
古朝鮮 원문국역문
魏滿朝鮮 원문국역문
馬韓 원문국역문
二府 원문국역문
七十二國 원문국역문
樂浪國 원문국역문
北帶方 원문국역문
南帶方 원문국역문
靺鞨 渤海 원문국역문
伊西國 원문국역문
五伽耶 원문국역문
北扶餘 원문국역문
東扶餘 원문국역문
高句麗 원문국역문
卞韓 百濟 원문국역문
辰韓 원문국역문
又四節遊宅 원문국역문
新羅始祖 赫居世王 원문국역문
第二南解王 원문국역문
第三弩禮王 원문국역문
第四脫解王 원문국역문
金閼智 脫解王代 원문국역문
延烏郎 細烏女 원문국역문
未鄒王 竹葉軍 원문국역문
奈勿王 金堤上 원문국역문
第十八實聖王 원문국역문
射琴匣 원문국역문
智哲老王 원문국역문
眞興王 원문국역문
桃花女 鼻荊郞 원문국역문
天賜玉帶 원문국역문
善德王知幾三事 원문국역문
眞德王 원문국역문
金庾信 원문국역문
太宗春秋公 원문국역문
長春郎 罷郎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二
紀異 第二 下
文虎王法敏 원문국역문
萬波息笛 원문국역문
孝昭王代 竹旨郞 원문국역문
聖德王 원문국역문
水路夫人 원문국역문
孝成王 원문국역문
景德王 忠談師 表訓大德 원문국역문
惠恭王 원문국역문
元聖大王 원문국역문
早雪 원문국역문
興德王 鸚 원문국역문
神武大王 閻長 弓巴 원문국역문
四十八景文大王 원문국역문
處容郎 望海寺 원문국역문
眞聖女大王 居陁知 원문국역문
孝恭王 원문국역문
景明王 원문국역문
景哀王 원문국역문
金傅大王 원문국역문
南扶餘 前百濟 北扶餘已見上 원문국역문
武王 원문국역문
後百濟 甄萱 원문국역문
駕洛國記 원문국역문
居登王 원문국역문
麻品王 원문국역문
居叱彌王 원문국역문
伊尸品王 원문국역문
坐知王 원문국역문
吹希王 원문국역문
銍知王 원문국역문
鉗知王 원문국역문
仇衡王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三
興法第三
順道肇麗 원문국역문
難陁闢濟 원문국역문
阿道基羅 원문국역문
原宗興法 厭髑滅身 원문국역문
法王禁殺 원문국역문
寶藏奉老 普德移庵 원문국역문
東京興輪寺金堂十聖 원문국역문
塔像第四
迦葉佛宴坐石 원문국역문
遼東城育王塔 원문국역문
金官城婆娑石塔 원문국역문
高麗靈塔寺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九層塔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鐘 芬皇寺藥師 奉德寺鍾 원문국역문
靈妙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四佛山 掘佛山 萬佛山 원문국역문
生義寺石彌勒 원문국역문
興輪寺壁畵普賢 원문국역문
三所觀音 衆生寺 원문국역문
栢栗寺 원문국역문
敏藏寺 원문국역문
前後所將舍利 원문국역문
彌勒仙花 未尸郎 眞慈師 원문국역문
南白月二聖 努肹夫得 怛怛朴朴 원문국역문
芬皇寺千手大悲 盲兒得眼 원문국역문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원문국역문
魚山佛影 원문국역문
臺山五萬眞身 원문국역문
溟州五臺山寶叱徒太子傳記 원문국역문
臺山月精寺五類聖衆 원문국역문
南月山 원문국역문
天龍寺 원문국역문
鍪藏寺彌陁殿 원문국역문
伯嚴寺石塔舍利 원문국역문
靈鷲寺 원문국역문
有德寺 원문국역문
五臺山文殊寺石塔記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四
義解 第五
圓光西學 원문국역문
寶壤梨木 원문국역문
良志使錫 원문국역문
歸竺諸師 원문국역문
二惠同塵 원문국역문
慈藏定律 원문국역문
元曉不覊 원문국역문
義湘傳敎 원문국역문
虫也福不言 원문국역문
眞表傳簡 원문국역문
關東楓岳鉢淵藪石記 원문국역문
勝詮髑髏 원문국역문
心地繼祖 원문국역문
賢瑜珈 海華嚴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五
神咒 第六
密本摧邪 원문국역문
惠通降龍 원문국역문
明朗神印 원문국역문
感通 第七
仙桃聖母隨喜佛事 원문국역문
郁面婢念佛西昇 원문국역문
廣德 嚴莊 원문국역문
憬興遇聖 원문국역문
眞身受供 원문국역문
月明師兜率歌 원문국역문
善律還生 원문국역문
金現感虎 원문국역문
融天師彗星歌 眞平王代 원문국역문
正秀師救氷女 원문국역문
避隱 第八
朗智乘雲 普賢樹 원문국역문
緣會逃名 文殊岾 원문국역문
惠現求靜 원문국역문
信忠掛冠 원문국역문
包山二聖 원문국역문
永才遇賊 원문국역문
勿稽子 원문국역문
迎如師 원문국역문
布川山 五比丘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念佛師 원문국역문
孝善 第九
眞定師孝善雙美 원문국역문
大城孝二世父母 神文代 원문국역문
向得舍知割股供親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孫順埋兒 興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貧女養母 원문국역문
跋文 원문국역문
개요
목록 원문국역문
해제
범례
home三國遺事 卷第二紀異 第二 > 駕洛國記
first prev next last
원문국역문 국역원문비교보기
http://www.histopia.net/url.php?ID=yusa_02_023 ::: URL

駕洛國記[<文廟朝><大康>年間, <金官>知州事文人所撰也, 今略而載之.]

開闢之後, 此地未有邦國之號, 亦無君臣之稱.
越有<我刀干> <汝刀干> <彼刀干> <五刀干> <留水干> <留天干> <五天干> <神鬼干>等九干者, 是酋長, 領總百姓, 凡一百戶, 七萬五千人.
多以自都山野, 鑿井而飮, 耕田而食.
屬<後漢><世祖><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壬寅三月禊浴之日, 所居<北龜旨>[是峯巒之稱, 若十朋伏之狀, 故云也]有殊常聲氣呼喚, 衆庶二三百人集會於此, 有如人音, 隱其形而發其音曰: “此有人否?” 九干等云: “吾徒在!” 又曰: “吾所在爲何?” 對云 “龜旨” 也.
又曰: “皇天所以命我者, 御是處, 惟新家邦, 爲君后.
爲玆故降矣.
你等須掘峯頂撮土, 歌之云『龜何龜何, 首其現也.
若不現也, 燔灼而喫也』, 以之蹈舞, 則是迎大王 歡喜踴躍之也” .
九干等如其言, 咸忻而歌舞.
未幾, 仰而觀之, 唯紫繩自天垂而着地, 尋繩之下, 乃見紅幅裹金合子.
開而視之, 有黃金卵六圓如日者.
衆人悉皆驚喜, 俱伸百拜, 尋還裹著, 抱持而歸<我刀>家, 寘榻上, 其衆各散.
過浹辰, 翌日平明, 衆庶復相聚集開合, 而六卵化爲童子, 容貌甚偉.
仍坐於床, 衆庶拜賀, 盡恭敬止.
日日而大 踰十餘晨昏, 身長九尺則<殷>之<天乙>, 顔如龍焉則<漢>之<高祖>, 眉之八彩則<有唐>之<高>, 眼之重瞳則<有虞>之<舜>, 其於月望日卽位也.
始現故諱<首露>, 或云<首陵>[<首陵>是崩後諡也], 國稱<大駕洛>, 又稱<伽耶國>, 卽六<伽耶>之一也.
餘五人各歸爲五<伽耶>主.
東以<黃山江>, 西南以滄海, 西北以<地理山>, 東北以<伽耶山>, 南而爲國尾.
俾創假宮而人御, 但要質儉, 茅茨不剪, 土階三尺.
二年癸卯春正月, 王若曰: “朕欲定置京都, 仍駕幸假宮之南<新畓坪>[是古來閑田, 新耕作故云也.
畓乃俗文也]
, 四望山嶽, 顧左右曰: “此地狹小如蓼葉, 然而秀異, 可爲十六<羅漢>住地.
何况, 自一成三, 自三成七, 七聖住地, 固合于是.
托土開疆, 終然允臧歟” .
築置一千五百步周廻羅城 宮禁殿宇及諸有司屋宇 虎庫倉廩之地.
事訖還宮, 徧徵國內丁壯 人夫 工匠, 以其月二十日資始金陽, 曁三月十日役畢.
其宮闕屋舍, 俟農隙而作之, 經始于厥年十月, 逮甲辰二月而成, 涓吉辰御新宮, 理萬機而懃庶務.
忽有<琓夏國><含達王>之夫人妊娠, 彌月生卵, 化爲人, 名曰<脫解>.
從海而來, 身長三尺, 頭圍一尺.
悅焉詣闕, 語於王云: “我欲奪王之位, 故來耳” .
王答曰: “天命我俾卽于位, 將令安中國而綏下民, 不敢違天之命以與之位, 又不敢以吾國吾民, 付囑於汝” .
<解>云: “若爾可爭其術” .
王曰 “可” 也.
俄頃之間, <解>化爲鷹, 王化爲鷲, 又解化爲雀, 王化爲鸇.
于此際也, 寸陰未移, <解>還本身, 王亦復然.
<解>乃伏膺曰: “僕也適於角術之場, 鷹之鷲, 雀之於鸇, 獲免焉, 此盖聖人惡殺之仁而然乎! 僕之與王, 爭位良難” .
便拜辭而出, 到麟郊外渡頭, 將中朝來泊之水道而行, 王竊恐滯留謀亂, 急發舟師五百艘而追之, <解>奔入<雞林>地界, 舟師盡還.
事記所載多異與<新羅>.
屬<建武>二十四年戊申七月二十七日, 九干等朝謁之次, 獻言曰: “大王降靈已來, 好仇未得.
請臣等所有處女絶好者, 選入宮闈, 俾爲伉儷” .
王曰: “朕降于玆天命也.
配朕而作后, 亦天之命, 卿等無慮” .
遂命<留天干>押輕舟, 持駿馬, 到<望山島>立待; 申命<神鬼干>就<乘岾>[<望山島>, 京南島嶼也.
<乘岾>, 輦下國也]
, 忽自海之西南隅, 掛緋帆, 張茜旗, 而指乎北.
<留天>等先擧火於島上, 則競渡下陸, 爭奔而來.
<神鬼>望之, 走闕奏之.
上聞欣欣, 尋遣九干等, 整蘭橈, 揚桂楫而迎之, 旋欲陪入內, 王后乃曰: “我與[爾]等素昧平生, 焉敢輕忽相隨而去!” <留天>等返達后之語, 王然之, 率有司動蹕, 從闕下西南六十步許地, 山邊設幔殿祗候.
王后於山外<別浦>津頭, 維舟登陸, 憩於高嶠, 解所著綾袴爲贄, 遺于山靈也.
其地侍從媵臣二員, 名曰<申輔> <趙匡>, 其妻二人, 號<慕貞> <慕良>.
或臧獲幷計二十餘口, 所齎錦繡綾羅 衣裳疋段 金銀珠玉 瓊玖服玩器, 不可勝記.
王后漸近行在, 上出迎之, 同入帷宮, 媵臣已下衆人, 就階下而見之卽退.
上命有司, 引媵臣夫妻曰: “人各以一房安置, 已下臧獲各一房五六人安置” .
給之以蘭液蕙醑, 寢之以文茵彩薦, 至於衣服疋段寶貨之類, 多以軍夫遴集而護之.
於是, 王與后共在御國寢, 從容語王曰: “妾是<阿踰陁國>公主也.
姓<許>名<黃玉>, 年二八矣.
在本國時, 今年五月中, 父王與皇后顧妾而語曰: 『爺孃一昨夢中, 同見皇天上帝, 謂曰: “<駕洛國>元君<首露>者, 天所降而俾御大寶, 乃神乃聖, 惟其人乎! 且以新蒞家邦, 未定匹偶, 卿等湏遣公主而配之” .
言訖升天.
形開之後, 上帝之言, 其猶在耳, 你於此而忽辭親, 向彼乎往矣.
』 妾也浮海遐尋於蒸棗, 移天夐赴於蟠桃, 螓首敢叨, 龍顔是近” .
王答曰: “朕生而頗聖, 先知公主自遠而屆, 下臣有納妃之請, 不敢從焉.
今也淑質自臻, 眇躬多幸” .
遂以合歡, 兩過淸宵, 一經白晝.
於是, 遂還來船, 篙工楫師共十有五人, 各賜粮粳米十碩 布三十疋, 令歸本國.
八月一日廻鑾, 與后同輦, 媵臣夫妻齊鑣並駕, 其<漢>肆雜物, 感使乘載, 徐徐入闕, 時銅壺欲午.
王后爰處中宮, 勑賜媵臣夫妻, 私屬空閑二室分入; 餘外從者以賓舘一坐二十餘間, 酌定人數, 區別安置.
日給豊羡, 其所載珍物, 藏於內庫, 以爲王后四時之費.
一日上語臣下曰.
“九干等俱爲庶僚之長, 其位與名, 皆是宵人野夫之號, 頓非簪履職位之稱, 儻化外傳聞, 必有嗤笑之耻” .
遂改<我刀>爲<我躬> <汝刀>爲<汝諧> <彼刀>爲<彼藏> <五方>爲<五常>, <留水> <留天>之名, 不動上字, 改下字<留功> <留德>, <[神天]>改爲<神道>, <五天>改爲<五能>, <神鬼>之音不易, 改訓爲<臣貴>.
取<雞林>職儀, 置角干 阿叱干 級干之秩, 其下官僚, 以<周>判<漢>儀而分定之, 斯所以 “革古鼎, 新設官分職” 之道歟! 於是乎, 理國齊家, 愛民如子, 其敎不肅而威, 其政不嚴而理.
况與王后而居也, 比如天之有地 日之有月 陽之有陰, 其功也<塗山>翼<夏>, <唐煖>興<嬌>.
頻年有得熊羆之兆, 誕生太子<居登公>.
<靈帝><中平>六年己巳三月一日后崩, 壽一百五十七.
國人如嘆坤崩, 葬於<龜旨>東北塢.
遂欲忘子愛下民之惠, 因號初來下纜<渡頭村>曰<主浦村>, 解綾袴高岡曰<綾峴>, 茜旗行入海涯曰<旗出邊>.
媵臣泉府卿<申輔> 宗正監<趙匡>等到國三十年後, 各産二女焉, 夫與婦踰一二年而皆▩信也.
其餘臧獲之輩, 自來七八年間, 未有玆子生, 唯抱懷土之悲, 皆首丘而沒.
所舍賓館, 圓其無人, 元君乃每歌鰥枕, 悲嘆良多.
隔二五歲, 以<獻帝><立安>四年己卯三月二十三日而殂落, 壽一百五十八歲矣.
國中之人若亡天只, 悲慟甚於后崩之日.
遂於闕之艮方平地, 造立殯宮, 高一丈, 周三百步而葬之, 號<首陵王廟>也.
自嗣子<居登王>洎九代孫<仇衝>, 之享是廟, 須以每歲孟春三之日七之日 仲夏五之日 仲秋初五之日十五之日, 豊潔之奠, 相繼不絶.
洎<新羅>第三十王<法敏>, <龍朔>元年辛酉三月日, 有制曰: “朕是<伽耶國>元君九代孫<仇衝王>降于當國也, 所率來子<世宗>之子<率友公>之子<庶云>匝干之女, <文明皇后>寔生我者.
玆故元君於幼冲人, 乃爲十五代始祖也.
所御國者已曾敗, 所葬廟者今尙存, 合于宗祧, 續乃祀事” .
仍遣使於黍離之趾, 囗近廟上上田三十頃, 爲供營之資, 號稱<王位田>, 付屬本土, 王之十七代孫<賡世>級干祗禀朝旨, 主掌厥田.
每歲, 時釀醪醴, 設以餠飯茶菓庶羞等奠, 年年不墜.
其祭日不失<居登王>之所定年內五日也, 芬苾孝祀, 於是乎在於我.
自<居登王>卽位己卯年置便房, 降及<仇衝>朝, 未三百三十載之中, 享廟禮曲, 永無違者.
其乃<仇衝>失位去國, 逮<龍朔>元年辛酉, 六十年之間, 享是廟禮或闕如也.
美矣哉! <文武王>[<法敏王>諡也].
先奉尊祖, 孝乎惟孝, 繼泯絶之祀, 復行之也.
<新羅>季末有<忠至>匝干者, 攻取<金官><高城>, 而爲城主將軍, 爰有<英規>阿干, 假威於將軍, 奪廟享而淫祀, 當端午而致告祠, 堂梁無故折墜, 因覆壓而死焉.
於是, 將軍自謂: “宿因多幸, 辱爲聖王所御國城之奠, 宜我畫其眞影, 香燈供之, 以酬玄恩” .
遂以鮫絹三尺, 摸出眞影, 安於壁上, 旦夕膏炷, 瞻仰虔至.
才三日, 影之二目, 流下血淚, 而貯於地上, 幾一斗矣.
將軍大懼, 捧持其眞, 就廟而焚之, 卽召王之眞孫<圭林>而謂曰: “昨有不祥事, 一何重疊! 是必廟之威靈, 震怒余之圖畫而供養不孫.
<英規>旣死, 余甚怪畏.
影已燒矣, 必受陰誅.
卿是王之眞孫, 信合依舊以祭之” .
<圭林>繼世奠酹, 年及八十八歲而卒, 其子<間元卿>, 續而克禋.
端午日, 謁廟之祭, <英規>之子<俊必>又發狂, 來詣廟, 俾徹<間元>之奠以己奠陳享, 三獻未終, 得暴疾, 歸家而斃.
然, 古人有言 “淫祀無福, 反受其殃” , 前有<英規> 後有<俊必>父子之謂乎! 又有賊徒, 謂廟中多有金玉, 將來盜焉.
初之來也, 有躬擐甲胄 張弓挾矢 猛士一人從廟中出, 四面雨射, 中殺七八人, 賊徒奔走.
數日再來, 有大蟒長三十餘尺, 眼光如電, 自廟旁出, 咬殺八九人, 粗得完免者, 皆僵仆而散.
故知陵園表裡, 必有神物護之.
自<建安>四年己卯始造, 逮今上御圖三十一載, <大康>二年丙辰, 凡八百七十八年, 所封美土, 不騫不崩, 所植佳木, 不枯不朽, 况所排列萬蘊玉之片片, 亦不頹坼.
由是觀之, <辛替否>曰 “自古迄今, 豈有不亡之國 不破之墳?” , 唯此<駕洛國>之昔曾亡, 則<替否>之言有徵矣, <首露>廟之不毁, 則<替否>之言, 未足信也.
此中更有戱樂思慕之事; 每以七月二十九日, 土人吏卒, 陟乘岾, 設帷幕, 酒食歡呼, 而東西送目, 壯健人夫, 分類以左右之, 自望山島, 駮蹄駸駸而競湊於陸, 鷁首泛泛而相推於水, 北指<古浦>而爭趨.
盖此昔<留天> <神鬼>等望后之來, 急促告君之遺跡也.
國亡之後, 代代稱號不一, <新羅>第三十一<政明王>卽位, <開耀>元年辛巳, 號爲<金官京>, 置太守; 後二百五十九年, 屬我<太祖>統合之後, 代代爲<臨海縣>, 置排岸使, 四十八年也; 次爲<臨海郡>, 或爲<金海府>, 置都護府, 二十七年也; 又置防禦使, 六十四年也.
<淳化>二年<金海府>量田使 中大夫<趙文善>申省狀稱, <首露陵>王廟屬田結數多也, 宜以十五結仍舊貫, 其餘分折於府之役丁.
所司傳狀奏聞, 時廟朝宣旨曰: “天所降卵, 化爲聖君, 居位而延齡, 則一百五十八年也.
自彼三皇而下, 鮮克比肩者歟! 崩後自先代俾屬廟之壟畝, 而今減除, 良堪疑懼” .
而不允.
使又申省, 朝廷然之, 半不動於陵廟中, 半分給於鄕人之丁也.
節使[量田使稚也]受朝旨, 乃以半屬於陵園, 半以支給於府之徭役戶丁也.
幾臨事畢, 而甚勞倦, 忽一夕夢見七八介鬼神, 執縲紲, 握刀而至, 云 “儞有大憝, 故加斬戳” .
其使以謂受刑而慟楚, 驚懼而覺, 仍有疾瘵, 勿令人知之, 宵遁而行, 其病不間, 渡關而死.
是故, 量田都帳不著印也.
後人奉使來, 審檢厥田, 才一結十二負九束也, 不足者三結八十七負一束矣.
乃推鞫斜入處, 報告內外官, 勅理足支給焉.
又有古今所嘆息者; 元君八代孫<金銍王>克勤爲政, 又切崇眞, 爲世祖母<許皇后>奉資冥福, 以<元嘉>二十九年壬辰, 於元君與皇后合婚之地創寺, 額曰<王后寺>, 遣使審量近側平田十結, 以爲供億三寶之費.
自有是寺五百後, 置<長遊寺>, 所納田柴幷三百結.
於是右寺<三剛>, 以<王后寺>在寺柴地東南標內, 罷寺爲莊, 作秋收冬藏之場, 秣馬養牛之廐, 悲夫! 世祖已下九代孫曆數, 委錄于下.
銘曰:
元胎肇啓, 利眼初明.
人倫雖誕, 君位未成.
中朝累世, 東國分京.
<雞林>先定, <駕洛>後營.
自無銓宰, 誰察民氓.
遂玆玄造, 顧彼蒼生.
用授符命, 特遣精靈.
山中降卵, 霧裏藏刑.
內猶漠漠, 外亦冥冥.
望如無象, 聞乃有聲.
群歌而奏, 衆舞而呈.
七日而後, 一時所寧.
風吹雲卷, 空碧天靑.
下六圓卵, 垂一紫纓.
殊方異土, 比屋連甍.
觀者如堵, 覩者如羹.
五歸各邑, 一在玆城.
同時同迹, 如弟如兄.
實天生德, 爲世作程.
寶位初陟, 寰區欲淸.
華構徵古, 土階尙平.
萬機始勉, 庶政施行.
無偏無儻, 惟一惟精.
行者讓路, 農者讓耕.
四方奠枕, 萬姓迓衡.
俄晞薤露, 靡保椿齡.
乾坤變氣, 朝野痛情.
金相其躅, 玉振其聲.
來苗不絶, 薦藻惟馨.
日月雖逝, 規儀不傾.

digitized by jikji. HiSTOPIA™
도움말
오류신고
Top으로
Copyright ⓒ 2008-2019 HISTOPIA™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ungjee J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