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pia 삼국유사Home으로
today : 35   total : 139664  통계보기
三國遺事卷第一
紀異 第一 上
古朝鮮 원문국역문
魏滿朝鮮 원문국역문
馬韓 원문국역문
二府 원문국역문
七十二國 원문국역문
樂浪國 원문국역문
北帶方 원문국역문
南帶方 원문국역문
靺鞨 渤海 원문국역문
伊西國 원문국역문
五伽耶 원문국역문
北扶餘 원문국역문
東扶餘 원문국역문
高句麗 원문국역문
卞韓 百濟 원문국역문
辰韓 원문국역문
又四節遊宅 원문국역문
新羅始祖 赫居世王 원문국역문
第二南解王 원문국역문
第三弩禮王 원문국역문
第四脫解王 원문국역문
金閼智 脫解王代 원문국역문
延烏郎 細烏女 원문국역문
未鄒王 竹葉軍 원문국역문
奈勿王 金堤上 원문국역문
第十八實聖王 원문국역문
射琴匣 원문국역문
智哲老王 원문국역문
眞興王 원문국역문
桃花女 鼻荊郞 원문국역문
天賜玉帶 원문국역문
善德王知幾三事 원문국역문
眞德王 원문국역문
金庾信 원문국역문
太宗春秋公 원문국역문
長春郎 罷郎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二
紀異 第二 下
文虎王法敏 원문국역문
萬波息笛 원문국역문
孝昭王代 竹旨郞 원문국역문
聖德王 원문국역문
水路夫人 원문국역문
孝成王 원문국역문
景德王 忠談師 表訓大德 원문국역문
惠恭王 원문국역문
元聖大王 원문국역문
早雪 원문국역문
興德王 鸚 원문국역문
神武大王 閻長 弓巴 원문국역문
四十八景文大王 원문국역문
處容郎 望海寺 원문국역문
眞聖女大王 居陁知 원문국역문
孝恭王 원문국역문
景明王 원문국역문
景哀王 원문국역문
金傅大王 원문국역문
南扶餘 前百濟 北扶餘已見上 원문국역문
武王 원문국역문
後百濟 甄萱 원문국역문
駕洛國記 원문국역문
居登王 원문국역문
麻品王 원문국역문
居叱彌王 원문국역문
伊尸品王 원문국역문
坐知王 원문국역문
吹希王 원문국역문
銍知王 원문국역문
鉗知王 원문국역문
仇衡王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三
興法第三
順道肇麗 원문국역문
難陁闢濟 원문국역문
阿道基羅 원문국역문
原宗興法 厭髑滅身 원문국역문
法王禁殺 원문국역문
寶藏奉老 普德移庵 원문국역문
東京興輪寺金堂十聖 원문국역문
塔像第四
迦葉佛宴坐石 원문국역문
遼東城育王塔 원문국역문
金官城婆娑石塔 원문국역문
高麗靈塔寺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九層塔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鐘 芬皇寺藥師 奉德寺鍾 원문국역문
靈妙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四佛山 掘佛山 萬佛山 원문국역문
生義寺石彌勒 원문국역문
興輪寺壁畵普賢 원문국역문
三所觀音 衆生寺 원문국역문
栢栗寺 원문국역문
敏藏寺 원문국역문
前後所將舍利 원문국역문
彌勒仙花 未尸郎 眞慈師 원문국역문
南白月二聖 努肹夫得 怛怛朴朴 원문국역문
芬皇寺千手大悲 盲兒得眼 원문국역문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원문국역문
魚山佛影 원문국역문
臺山五萬眞身 원문국역문
溟州五臺山寶叱徒太子傳記 원문국역문
臺山月精寺五類聖衆 원문국역문
南月山 원문국역문
天龍寺 원문국역문
鍪藏寺彌陁殿 원문국역문
伯嚴寺石塔舍利 원문국역문
靈鷲寺 원문국역문
有德寺 원문국역문
五臺山文殊寺石塔記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四
義解 第五
圓光西學 원문국역문
寶壤梨木 원문국역문
良志使錫 원문국역문
歸竺諸師 원문국역문
二惠同塵 원문국역문
慈藏定律 원문국역문
元曉不覊 원문국역문
義湘傳敎 원문국역문
虫也福不言 원문국역문
眞表傳簡 원문국역문
關東楓岳鉢淵藪石記 원문국역문
勝詮髑髏 원문국역문
心地繼祖 원문국역문
賢瑜珈 海華嚴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五
神咒 第六
密本摧邪 원문국역문
惠通降龍 원문국역문
明朗神印 원문국역문
感通 第七
仙桃聖母隨喜佛事 원문국역문
郁面婢念佛西昇 원문국역문
廣德 嚴莊 원문국역문
憬興遇聖 원문국역문
眞身受供 원문국역문
月明師兜率歌 원문국역문
善律還生 원문국역문
金現感虎 원문국역문
融天師彗星歌 眞平王代 원문국역문
正秀師救氷女 원문국역문
避隱 第八
朗智乘雲 普賢樹 원문국역문
緣會逃名 文殊岾 원문국역문
惠現求靜 원문국역문
信忠掛冠 원문국역문
包山二聖 원문국역문
永才遇賊 원문국역문
勿稽子 원문국역문
迎如師 원문국역문
布川山 五比丘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念佛師 원문국역문
孝善 第九
眞定師孝善雙美 원문국역문
大城孝二世父母 神文代 원문국역문
向得舍知割股供親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孫順埋兒 興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貧女養母 원문국역문
跋文 원문국역문
개요
목록 원문국역문
해제
범례
home三國遺事 卷第二紀異 第二 > 金傅大王
first prev next last
원문국역문 국역원문비교보기
http://www.histopia.net/url.php?ID=yusa_02_019 ::: URL

金傅大王

第五十六<金傅大王>, 諡<敬順>.
<天成>二年丁亥九月, <百濟><甄萱>侵<羅>至<高鬱府>, <景哀王>請救於我<太祖>, 命將以勁兵一萬往救之.
救兵未至, <萱>以冬十一月掩入王京, 王與妃嬪宗戚, 遊<鮑石亭>宴娛, 不覺兵至, 倉卒不知所爲, 王與妃奔入後宮, 宗戚及公卿大夫士女, 四散奔走, 爲賊所虜, 無貴賤匍匐乞爲奴婢.
<萱>縱兵摽掠公私財物, 入處王宮, 乃命左右索王.
王與妃妾數人匿在後宮, 拘致軍中, 逼令王自進, 而强淫王妃, 縱其下亂其嬪妾.
乃立王之族弟<傅>爲王.
王爲<萱>所擧卽位, 前王尸殯於西堂, 與群下慟哭.
我<太祖>遣使吊祭.
明年戊子春三月, <太祖>率五十餘騎, 巡到京畿, 王與百官郊迎, 入[宮]相對, 曲盡情禮.
置宴<臨海殿>, 酒酣王言曰: “吾以不天, 浸致禍亂, <甄萱>恣行不義, 喪我國家, 何[痛]如之” .
因泫然涕泣, 左右莫不鳴咽, <太祖>亦流涕.
因留數旬, 乃廻駕, 麾下肅靜, 不犯秋毫, 都人士女相慶曰: “昔<甄>氏之來也, 如逢豺虎, <王公>之至, 如見父母” .
八月, <太祖>遣使遺王錦衫鞍馬, 幷賜群僚將士有差.
<淸泰>二年乙未十月, 以四方[土]地盡爲他有, 國弱勢孤, 不[能]自安, 乃與群下謀, 擧土降<太祖>, 群臣可否, 紛然不已.
王太子曰: “國之存亡, 必有天命, 當與忠臣義士收合[民]心, 力盡而後巳, 豈可以一千年之社稷, 輕以與人” .
王曰: “孤危若此, 勢不能全, 旣不能强, 又不能弱.
至使無辜之民, 肝腦塗地, 吾所不忍也” .
乃使侍郎<金封休>齎書, 請降於<太祖>.
太子哭泣辭王, 往<皆骨山>, [倚巖爲屋], 麻衣草食, 以終其身.
季子祝髮, 隸<華嚴>, 爲浮圖, 名<梵空>, 後住<法水><海印寺>云.
<太祖>受書, 送太相<王鐵>迎之.
王率百僚歸[于]我<太祖>, 香車寶馬, 連亘三十餘里, 道路塡咽, 觀者如堵.
<太祖>出郊迎勞, 賜宮東一區[今<正承院>], 以長女<樂浪公主>妻之, 以王謝自國居他國, 故以鸞喩之, 改號<神鸞公主>, 諡<孝穆>.
封爲正承, 位在太子之上.
給祿一千石, 侍從員將皆錄用之, 改<新羅>爲<慶州>, 以爲公之食邑.
初王納土來降, <太祖>喜甚, 待之[以]厚禮, 使告曰: “今王以國與寡人, 其爲賜大矣.
願結婚於宗室, 以永甥舅之好” .
王答曰: “我伯父<億廉>[王之考<孝宗>角干 追封<神興大王>之弟也]有女子, 德容雙美, 非是無以備內政” .
<太祖>娶之, 是爲<神成王后><金氏>.
[本朝登仕郎<金寬毅>所撰《王代宗錄》云, <神成王后><李氏>, 本<慶州>大尉<李正言>爲<俠州>守時, <太祖>幸此州, 納爲妃, 故或云<俠州君>.
願堂<玄化寺>三月二十五日立忌, 葬貞陵.
生一子, <安宗>也.
此外二十五妃主中不載<金氏>之事, 未詳.
然而史臣之論, 亦以<安宗>爲<新羅>外孫, 當以史傳爲是.]
<太祖>之孫<景宗><伷>, 聘<政承公>之女爲妃, 是爲<憲承皇后>, 仍封<政承>爲尙父.
<太平興國>三年戊寅崩, 諡曰<敬順>.
冊尙父誥曰: “勅, <姬周>啓聖之初, 先封<呂望>, <劉漢>興王之始, 首冊<蕭何>, 自[此]大定寰區, 廣開基業, 立龍圖三十代, 躡麟趾四百年.
日月重明, 乾坤交泰, 雖自無之主, 乃開致理之臣.
觀光順化衛國功臣上柱國樂浪王政承食邑八千戶<金傅>, 世[處]<鷄林>, 官分王爵, 英烈振凌雲之氣, 文章騰擲地之才, 富有春秋, 貴居茅土, 六韜三畧, 恂入胸襟, 七縱五申, 撮歸指掌.
我<太祖>[始修睦鄰]之好, 早認餘風, 尋頒駙馬之姻, 內酬大節, 家國旣歸於一統, 君臣宛合於<三韓>.
顯播令名, 光崇懿範, 可加號尙父都省令, 仍賜推忠愼義崇德守節功臣號, 勳封如故, 食邑通前爲一萬戶, 有司擇日備禮冊命, 主者施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大匡內議令兼摠翰林臣<翮宣>奉行, 奉勅如右, 牒到奉行.
<開寶>八年十月日.
侍中署, 侍中署, 內奉令署, 軍部令署, 軍部令無署, 兵部令無署, 兵部令署, 廣坪侍郎署, 廣坪侍郎無署, 內奉侍郎無署, 內奉侍郎署, 軍部卿無署, 軍部卿署, 兵部卿無署, 兵部卿署.
告推忠愼義崇德守節功臣尙父都省令 上柱國樂浪都王 食邑一萬戶<金傅>, 奉勅如右, 符到奉行.
主事無名, 郎中無名, 書令史無名, 孔目無名.
<開寶>八月十月日下” .
史論曰: “<新羅><朴氏> <昔氏>, 皆自卵生, <金氏>從天入金櫃而降, 或云乘金車, 此尤詭怪不可信.
然, 世俗相傳爲實事.
今但原厥初, 在上者, 其爲己也儉, 其爲人也寬, 其設官也畧, 其行事也簡, 以至誠事中國, 梯航朝聘之使, 相續不絶, 常遣子弟, 造朝[而]宿衛, 入學而誦習.
于以襲聖賢之風化, 革鴻荒之俗, 爲禮義之邦.
又憑王師之威靈, 平<百濟> <高句麗>, 取其地郡縣[之], 可謂盛矣.
然而奉浮屠之法, 不知其弊, 至使閭里比其塔廟, 齊民逃於緇褐, 兵農浸小, 而國家日衰, 幾何其不亂且亡也哉? 於是時, <景哀王>加之以荒樂, 與宮人左右出遊<鮑石亭>, 置酒燕衛, 不知<甄萱>之至, 與[夫]門外<韓擒虎>, 樓頭<張麗華>, 無以異矣.
若<敬順>之歸命<太祖>, 雖非獲已, 亦可佳矣.
向若力戰守死, 以抗王師, 至於力屈勢窮, 則必覆其宗族, 害及于無辜之民, 而乃不待告命, 封府庫 籍郡縣以歸之, 其有功於朝廷, 有德於生民甚大.
昔<錢氏>以<吳越>入<宋>, <蘇子瞻>謂之忠臣, 今<新羅>功德, 過於彼遠矣.
我<太祖>妃嬪衆多, 其子孫亦繁衍, <顯宗>自<新羅>外孫卽寶位, 此後繼統者, 皆其子孫, 豈非陰德也歟” .
<新羅>旣納土國除, 阿干<神會>罷外署還, 見都城離潰, 有 “黍離離” 嘆, 乃作歌, 歌亡未詳.

digitized by jikji. HiSTOPIA™
도움말
오류신고
Top으로
Copyright ⓒ 2008-2019 HISTOPIA™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ungjee J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