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pia 삼국유사Home으로
today : 31   total : 115683  통계보기
三國遺事卷第一
紀異 第一 上
古朝鮮 원문국역문
魏滿朝鮮 원문국역문
馬韓 원문국역문
二府 원문국역문
七十二國 원문국역문
樂浪國 원문국역문
北帶方 원문국역문
南帶方 원문국역문
靺鞨 渤海 원문국역문
伊西國 원문국역문
五伽耶 원문국역문
北扶餘 원문국역문
東扶餘 원문국역문
高句麗 원문국역문
卞韓 百濟 원문국역문
辰韓 원문국역문
又四節遊宅 원문국역문
新羅始祖 赫居世王 원문국역문
第二南解王 원문국역문
第三弩禮王 원문국역문
第四脫解王 원문국역문
金閼智 脫解王代 원문국역문
延烏郎 細烏女 원문국역문
未鄒王 竹葉軍 원문국역문
奈勿王 金堤上 원문국역문
第十八實聖王 원문국역문
射琴匣 원문국역문
智哲老王 원문국역문
眞興王 원문국역문
桃花女 鼻荊郞 원문국역문
天賜玉帶 원문국역문
善德王知幾三事 원문국역문
眞德王 원문국역문
金庾信 원문국역문
太宗春秋公 원문국역문
長春郎 罷郎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二
紀異 第二 下
文虎王法敏 원문국역문
萬波息笛 원문국역문
孝昭王代 竹旨郞 원문국역문
聖德王 원문국역문
水路夫人 원문국역문
孝成王 원문국역문
景德王 忠談師 表訓大德 원문국역문
惠恭王 원문국역문
元聖大王 원문국역문
早雪 원문국역문
興德王 鸚 원문국역문
神武大王 閻長 弓巴 원문국역문
四十八景文大王 원문국역문
處容郎 望海寺 원문국역문
眞聖女大王 居陁知 원문국역문
孝恭王 원문국역문
景明王 원문국역문
景哀王 원문국역문
金傅大王 원문국역문
南扶餘 前百濟 北扶餘已見上 원문국역문
武王 원문국역문
後百濟 甄萱 원문국역문
駕洛國記 원문국역문
居登王 원문국역문
麻品王 원문국역문
居叱彌王 원문국역문
伊尸品王 원문국역문
坐知王 원문국역문
吹希王 원문국역문
銍知王 원문국역문
鉗知王 원문국역문
仇衡王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卷第三
興法第三
順道肇麗 원문국역문
難陁闢濟 원문국역문
阿道基羅 원문국역문
原宗興法 厭髑滅身 원문국역문
法王禁殺 원문국역문
寶藏奉老 普德移庵 원문국역문
東京興輪寺金堂十聖 원문국역문
塔像第四
迦葉佛宴坐石 원문국역문
遼東城育王塔 원문국역문
金官城婆娑石塔 원문국역문
高麗靈塔寺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九層塔 원문국역문
皇龍寺鐘 芬皇寺藥師 奉德寺鍾 원문국역문
靈妙寺丈六 원문국역문
四佛山 掘佛山 萬佛山 원문국역문
生義寺石彌勒 원문국역문
興輪寺壁畵普賢 원문국역문
三所觀音 衆生寺 원문국역문
栢栗寺 원문국역문
敏藏寺 원문국역문
前後所將舍利 원문국역문
彌勒仙花 未尸郎 眞慈師 원문국역문
南白月二聖 努肹夫得 怛怛朴朴 원문국역문
芬皇寺千手大悲 盲兒得眼 원문국역문
洛山二大聖 觀音 正趣 調信 원문국역문
魚山佛影 원문국역문
臺山五萬眞身 원문국역문
溟州五臺山寶叱徒太子傳記 원문국역문
臺山月精寺五類聖衆 원문국역문
南月山 원문국역문
天龍寺 원문국역문
鍪藏寺彌陁殿 원문국역문
伯嚴寺石塔舍利 원문국역문
靈鷲寺 원문국역문
有德寺 원문국역문
五臺山文殊寺石塔記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四
義解 第五
圓光西學 원문국역문
寶壤梨木 원문국역문
良志使錫 원문국역문
歸竺諸師 원문국역문
二惠同塵 원문국역문
慈藏定律 원문국역문
元曉不覊 원문국역문
義湘傳敎 원문국역문
虫也福不言 원문국역문
眞表傳簡 원문국역문
關東楓岳鉢淵藪石記 원문국역문
勝詮髑髏 원문국역문
心地繼祖 원문국역문
賢瑜珈 海華嚴 원문국역문
三國遺事 卷第五
神咒 第六
密本摧邪 원문국역문
惠通降龍 원문국역문
明朗神印 원문국역문
感通 第七
仙桃聖母隨喜佛事 원문국역문
郁面婢念佛西昇 원문국역문
廣德 嚴莊 원문국역문
憬興遇聖 원문국역문
眞身受供 원문국역문
月明師兜率歌 원문국역문
善律還生 원문국역문
金現感虎 원문국역문
融天師彗星歌 眞平王代 원문국역문
正秀師救氷女 원문국역문
避隱 第八
朗智乘雲 普賢樹 원문국역문
緣會逃名 文殊岾 원문국역문
惠現求靜 원문국역문
信忠掛冠 원문국역문
包山二聖 원문국역문
永才遇賊 원문국역문
勿稽子 원문국역문
迎如師 원문국역문
布川山 五比丘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念佛師 원문국역문
孝善 第九
眞定師孝善雙美 원문국역문
大城孝二世父母 神文代 원문국역문
向得舍知割股供親 景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孫順埋兒 興德王代 원문국역문
貧女養母 원문국역문
跋文 원문국역문
개요
목록 원문국역문
해제
범례
home三國遺事 卷第一紀異 第一 > 太宗春秋公
first prev next last
원문국역문 국역원문비교보기
http://www.histopia.net/url.php?ID=yusa_01_035 ::: URL

太宗春秋公

第二十九<太宗大王>, 名<春秋>, 姓<金>氏, <龍樹>[一作<龍春>]角干 追封<文興大王>之子也.
妣<眞平大王>之女<天明夫人>, 妃<文明皇后><文姬>, 卽<庾信公>之季妹也.
初<文姬>之姊<寶姬>, 夢登<西岳>捨溺, 瀰滿京城.
旦與妹說夢, <文姬>聞之謂曰 “我買此夢” , 姊曰 “與何物乎?” , 曰 “鬻錦裙可乎?” , 姊曰 “諾” , 妹開襟受之, 姊曰 “疇昔之夢, 傳付於汝” , 妹以錦裙酬之.
後旬日<庾信>與<春秋公>, 正月午忌日[見上射琴匣事, 乃<崔致遠>之說], 蹴鞠于<庾信>宅前[<羅>人謂蹴鞠爲弄珠之戱], 故踏<春秋>之裙, 裂其襟紐.
請曰 “入吾家縫之” , 公從之.
<庾信>命<阿海>奉針, <海>曰: “豈以細事, 輕近貴公子乎?” 因辭.
[古本云, 因病不進.] 乃命<阿之>, 公知<庾信>之意, 遂幸之, 自後數數來往.
<庾信>知其有娠, 乃嘖之曰: “爾不告父母而有娠何也?” 乃宣言於國中, 欲焚其妹.
一日, 俟<善德王>遊幸<南山>, 積薪於庭中, 焚火烟起, 王望之問何烟, 左右奏曰: “殆<庾信>之焚妹也” .
王問其故, 曰: “爲其妹無夫有娠” .
王曰: “是誰所爲?” 時<公>昵侍在前, 顔色大變.
王曰: “是汝所爲也.
速往救之!” <公>受命馳馬, 傳宣沮之, 自後現行婚禮.
<眞德王>薨, 以<永徽>五年甲寅卽位, 御國八年, <龍朔>元年辛酉崩, 壽五十九歲, 葬於<哀公寺>東, 有碑.
王與<庾信>神謀戮力, 一統<三韓>, 有大功於社稷, 故廟號<太宗>.
太子<法敏> 角干<仁問> 角干<文王> 角干<老且> 角干<智鏡> 角干<愷元>等, 皆<文姬>之所出也, 當時買夢之徵, 現於此矣.
庶子曰<皆知文>級干 <車得令公> <馬得>阿干幷女五人.
王膳一日飯米三斗 雄雉九首.
自庚申年滅<百濟>後, 除晝膳, 但朝暮而已, 然計一日米六斗 酒六斗 雉十首.
城中市價, 布一疋租三十碩或五十碩, 民謂之聖代.
在東宮時, 欲征<高麗>, 因請兵入<唐>, <唐>帝賞其風彩, 謂爲神聖之人, 固留侍衛, 力請乃還.
時, <百濟>末王<義慈>乃<虎王>之元子也, 雄猛有膽氣, 事親以孝, 友于兄弟, 時號海東<曾子>, 以<貞觀>十五年辛丑卽位, 耽媱酒色, 政荒國危, 佐平[<百濟>爵名]<成忠>極諫不聽, 囚於獄中.
瘐困濱死, 書曰: “忠臣死不忘君, 願一言而死.
臣嘗觀時變, 必有兵革之事.
凡用兵, 審擇其地, 處上流而迎敵, 可以保全.
若異國兵來, 陸路不使過<炭峴>[一云<沈峴>, <百濟>要害之地], 水軍不使入<伎伐浦>[卽<長嵓>, 又<孫梁>, 一作<只火浦>, 又<白江>], 據其險隘以禦之, 然後可也” .
王不省.
<現慶>四年己未, <百濟><烏會寺>[亦云<烏合寺>]有大赤馬, 晝夜六時, 遶寺行道; 二月, 衆狐入<義慈>宮中, 一白狐坐佐平書案上; 四月, 太子宮雌雞與小雀交婚; 五月, <泗泚>[<扶餘>江名]岸大魚出死, 長三丈, 人食之者皆死; 九月, 宮中槐樹鳴如人哭, 夜鬼哭宮南路上.
五年庚申春二月, 王都井水血色, 西海邊小魚出死, 百姓食之不盡, <泗泚>水血色; 四月, 蝦蟆數萬集於樹上, 王都市人無故驚走, 如有捕捉, 驚仆死者百餘, 亡失財物者無數.
六月, <王興寺>僧皆見如舡楫隨大水入寺門; 有大犬如野鹿, 自西至<泗泚>岸, 向王宮吠之, 俄不知所之; 城中群犬集於路上, 或吠或哭, 移時而散; 有一鬼入宮中, 大呼曰 “<百濟>亡! <百濟>亡!” , 卽入地, 王怪之, 使人掘地, 深三尺許, 有一龜, 其背有文, [曰] “<百濟>圓月輪, <新羅>如新月” , 問之巫者, 云: “圓月輪者滿也, 滿則虧; 如新月者未滿也, 未滿則漸盈” .
王怒殺之.
或曰: “圓月輪盛也, 如新月者微也, 意者國家盛而<新羅>寢微乎” .
王喜.
<太宗>聞<百濟>國中多怪變, 五年庚申, 遣使<仁問>請兵<唐>, <高宗>詔左虎衛大將軍<荊國公><蘇定方>爲<神丘道>行策摠管, 率左衛將軍<劉伯英>字<仁遠> 左虎衛將軍<馮士貴> 左驍衛將軍<龐孝公>等, 統十三萬兵來征.
[鄕記云, 軍十二萬二千七百十一人, 船一千九百隻, 而<唐>史不詳言之.] 以<新羅>王<春秋>爲<嵎夷道>行軍摠管, 將其國兵, 與之合勢.
<定方>引兵, 自<城山>濟海, 至國西<德勿島>, <羅>王遣將軍<金庾信>, 領精兵五萬以赴之.
<義慈王>聞之, 會群臣問戰守之計, 佐平<義直>進曰: “<唐>兵遠涉溟海, 不習水, <羅>人恃大國之援, 有輕敵之心, 若見<唐>人失利, 必疑懼而不敢銳進.
故知先與<唐>人決戰可也” .
達率<常永>等曰: “不然! <唐>兵遠來, 意欲速戰, 其鋒不可當也.
<羅>人屢見敗於我軍, 今望我兵勢, 不得不恐.
今日之計, 宜塞<唐>人之路, 以待師老, 先使偏師擊<羅>, 折其銳氣, 然後伺其便而合戰, 則可得全軍而保國矣” .
王猶預不知所從, 時佐平<興首>得罪, 流竄于<古馬旀知>之縣, 遣人問之曰: “事急矣, 如[之]何?” <首>曰: “大槪如佐平<成忠>之說” .
大臣等不信, 曰: “<興首>在縲絏之中, 怨君而不愛國矣, 其言不可用也.
莫若使<唐>兵入<白江>[卽<伎伐浦>], 沿流而不得方舟; <羅>軍升<炭峴>, 由徑而不得並馬.
當此之時, 縱兵擊之, 如在籠之雞, 罹網之魚也” .
王曰: “然” .
又聞<唐> <羅>兵已過<白江> <炭峴>, 遣將軍<偕伯>, 帥死士五千出<黃山>, 與<羅>兵戰, 四合皆勝之, 然兵寡力盡, 竟敗而<偕伯>死之.
進軍合兵, 薄津口, 瀕江屯兵, 忽有鳥廻翔於<定方>營上, 使人卜之, 曰 “必傷元帥” , <定方>懼欲引兵而止.
<庾信>謂<定方>曰: “豈可以飛鳥之怪, 違天時也? 應天順人, 伐至不仁, 何不祥之有?” 乃拔神劍擬其鳥, 割裂而墜於座前.
於是, <定方>出左涯, 垂山而陣, 與之戰, <百濟>軍大敗.
王師乘潮, 軸轤含尾, 鼓譟而進, <定方>將步騎, 直趨都城一舍止, 城中悉軍拒之, 又敗死者萬餘.
<唐>人乘勝薄城, 王知不免, 嘆曰: “悔不用<成忠>之言, 以至於此” .
遂與太子<隆>[或作<孝>, 誤也], 走北鄙.
<定方>圍其城, 王次子<泰>自立爲王, 率衆固守.
太子之子<文思>謂王<泰>曰: “王與太子出, 而叔擅爲王, 若<唐>兵解去, 我等安得全?” 率左右縋而出, 民皆從之, <泰>不能止.
<定方>令士起堞立<唐>旗幟, <泰>窘迫, 乃開門請命.
於是, 王及太子<隆> 王子<泰> 大臣<貞福>, 與諸城皆降.
<定方>以王<義慈>及太子<隆> 王子<泰> 王子<演>, 及大臣將士八十八人 百姓一萬二千八百七人送京師.
其國本有五部 三十七郡 二百城 七十六萬戶, 至是析置<熊津> <馬韓> <東明> <金漣> <德安>等五都督府, 擢渠長爲都督刺史以理之, 命郞將<劉仁願>守都城, 又左衛郞將<王文度>爲熊津都督, 撫其餘衆.
<定方>以所俘見, 上責而宥之.
王病死, 贈金紫光祿大夫衛尉卿, 許舊臣赴臨, 詔葬<孫皓> <陳叔寶>墓側, 竝爲竪碑.
七年壬戌, 命<定方>爲<遼東道>行軍大摠管, 俄改<平壤道>, 破<高麗>之衆於<浿江>, 奪<馬邑山>爲營, 遂圍<平壤城>, 會大雪解圍還.
拜<凉州>安集大使, 以定<吐蕃>, <乾封>二年卒, <唐>帝悼之, 贈左驍騎大將軍<幽州>都督, 諡曰<莊>.
[已上<唐>史文.] <新羅>別記云: “<文虎王>卽位五年乙丑秋八月庚子, 王親統大兵, 幸<熊津城>, 會假王<扶餘隆>作壇, 刑白馬而盟, 先祀天神及山川之靈, 然後歃血爲文而盟曰: “往者, <百濟>先王迷於逆順, 不[敦]隣好, 不睦親姻, 結托<句麗>, 交通<倭國>, 共爲殘暴, 侵削<新羅>, 破邑屠城, 畧無寧歲.
天子憫一物之失所, 憐百姓之被毒, 頻命行人, 諭其和好.
負險恃遠, 侮慢天經, 皇赫斯怒, 恭行吊伐, 旌旗所指, 一戎大定.
固可瀦宮汚宅, 作誡來裔, 塞源拔本, 垂訓後昆, 懷柔伐叛, 先王之令典, 興亡繼絶, 往哲之通規.
事必師古, 傳諸曩冊.
故立前<百濟王>司稼正卿<扶餘隆>爲<熊津>都督, 守其祭祀, 保其桑梓, 依倚<新羅>, 長爲與國, 各除宿憾, 結好和親, 恭承詔命, 永爲藩服.
仍遣使人右威衛將軍<魯城縣公><劉仁願>, 親臨勸諭, 具宣成旨.
約之以婚姻, 申之以盟誓, 刑牲歃血, 共敦終始, 分災恤患, 恩若兄弟.
祗奉綸言, 不敢墜失, 旣盟之後, 共保歲寒.
若有乖背, 二三其德, 興兵動衆, 侵犯邊陲, 神明鑒之, 百殃是降, 子孫不育, 社稷無宗, 禋祀磨滅, 罔有遺餘.
故作金書鐵契, 藏之宗廟, 子孫萬代, 無或敢犯.
神之聽之, 是享是福”.
歃訖埋幣帛於壇之壬地, 藏盟文於大廟, 盟文乃<帶方>都督<劉仁軌>作.
[按上<唐>史之文, <定方>以<義慈王>及太子<隆>等送京師, 今云會<扶餘王><隆>, 則知<唐>帝宥隆而遣之, 立爲<熊津>都督也.
故盟文明言, 以此爲驗.]
又古記云: “<總章>元年戊辰[若<總章>戊辰則<李勣>之事, 而下文<蘇定方>, 誤矣.
若<定方>則年號當<龍朔>二年壬戌, 來圍<平壤>之時也]
, 國人之所請<唐>兵, 屯于<平壤>郊而通書曰“急輸軍資”.
王會群臣問曰: “入於敵國至<唐>兵屯所, 其勢危矣.
所請王師粮匱而不輸其料, 亦不宜也.
如何?” <庾信>奏曰: “臣等能輸其軍資, 請大王無慮”.
於是, <庾信> <仁問>等率數萬人入<句麗>境, 輸料二萬斛乃還, 王大喜.
又欲興師會<唐>兵, <庾信>先遣<然起> <兵川>等二人, 問其會期.
<唐>帥<蘇定方>紙畫鸞犢二物廻之, 國人未解其意, 使問於<元曉法師>, 解之曰: “速還其兵, 謂畫犢畫鸞二切也”.
於是, <庾信>廻軍欲渡<浿江>, 令曰後渡者斬之, 軍士爭先半渡, <句麗>兵來掠, 殺其未渡者.
翌日<信>返追<句麗>兵, 捕殺數萬級” .
<百濟>古記云: “<扶餘城>北角有大岩, 下臨江水, 相傳云, <義慈王>與諸後宮知其未免, 相謂曰: “寧自盡, 不死於他人手”.
相率至此, 投江而死, 故俗云<墮死岩>” .
斯乃俚諺之訛也.
但宮人之墮死, <義慈>卒於<唐>, <唐>史有明文, 又<新羅>古傳云: “<定方>旣討<麗> <濟>二國, 又謀伐<新羅>而留連.
於是, <庾信>知其謀, 饗<唐>兵鴆之, 皆死坑之.
今<尙州>界有<唐>橋, 是其坑地”.
[按<唐>史, 不言其所以死, 但書云 “卒” 何耶? 爲復諱之耶? 鄕諺之無據耶? 若壬戌年<高麗>之役, <羅>人殺<定方>之師, 則後<總章>戊辰何有請兵滅<高麗>之事.
以此知鄕傳無據.
但戊辰滅<麗>之後, 有不臣之事, 擅有其地而已, 非至殺<蘇> <李>二公也.]
王師定<百濟>, 旣還之後, <羅>王命諸將, 追捕<百濟>殘賊, 屯次于<漢山城>, <高麗> <靺鞨>二國兵來圍之, 相擊未解, 自五月十一日至六月二十二日, 我兵危甚.
王聞之, 議群臣曰: “計將何出?” 猶豫未決, <庾信>馳奏曰: “事急矣.
人力不可及, 唯神術可救” .
乃於<星浮山>設壇修神術, 忽有光耀如大瓮, 從壇上而出, 乃星飛而北去.
[因此名<星浮山>.
山名或有別說云, 山在<都林>之南, 秀出一峯是也.
京城有一人謀求官, 命其子作高炬, 夜登此山擧之, 其夜京師人望火, 人皆謂怪星現於其地.
王聞之憂懼, 募人禳之, 其父將應之, 日官奏曰: “此非大怪也.
但一家子死 父泣之兆耳” .
遂不行禳法.
是夜, 其子下山, 虎傷而死.]
<漢山城>中士卒, 怨救兵不至, 相視哭泣而已.
賊欲攻急, 忽有光耀, 從南天際來, 成霹靂 擊碎砲石三十餘所, 賊軍弓箭矛戟籌碎皆仆地, 良久乃蘇, 奔潰而歸, 我軍乃還.
<太宗>初卽位, 有獻猪一頭二身八足者, 議者曰: “是必幷呑六合瑞也” .
是王代始服中國衣冠牙笏, 乃法師<慈藏>請<唐>帝而來傳也.
<神文王>時, <唐><高宗>遣使<新羅>曰: “朕之聖考得賢臣<魏徵> <李淳風>等, 協心同德, 一統天下, 故爲<太宗皇帝>.
汝<新羅>海外小國, 有<太宗>之號, 以僭天子之名, 義在不忠, 速改其號” .
<新羅王>上表曰: “<新羅>雖小國, 得聖臣<金庾信>, 一統三國, 故封爲<太宗>” .
帝見表乃思儲貳時, 有天唱空云 “三十三天之一人, 降於<新羅>爲<庾信>” , 紀在於書, 出撿視之, 驚懼不已, 更遣使許無改<太宗>之號.

digitized by jikji. HiSTOPIA™
도움말
오류신고
Top으로
Copyright ⓒ 2008-2019 HISTOPIA™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ungjee Joo